狗糧我只吃大的

(G)I-DLE 校園AU-6

最近有件事讓美延感到苦惱。

自從上次在學生會室幫舒華對稿,已經有三天放學時不見舒華來學生會室等穗珍了

雖然中午還是會碰到面,但美延總覺得,舒華像是在迴避她般的不想主動直視她,也不像平常那樣,不分輩份跟她肆無忌憚的吵鬧

「難道...是嚇到她了嗎...?」美延托著下頜看向窗外喃喃自語說道

回想那天的情景,雖然對稿不需要加上演技只需要唸出台詞就好,但看到舒華的演技投入自己也起了玩心,當自己托住她的下頜時莫名的心跳開始瘋狂加速,像是差點就控制不了...本以為自己的喜歡,並沒有設想中的那麼強烈,沒想到已經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了嗎?

「唉...」美延嘆了口氣離開窗邊

「看來今天也不會來了呢...」第四天依然沒等到她,美延變得更加沮喪了

美延回到座位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要離開學生會室,正拉開了門要出去

「呃!..舒華!?」一拉開門發現有人就站在門前有點被嚇到,但一抬頭看竟然是那位她想念已久的人

「唔....穗、穗珍姐姐說,這是她們熱舞社發表會當天要表演的歌曲和舞蹈視頻」

「她、她要我把這個U盤拿給妳....她說她今天跟社團的朋友有約已經先走了..」

舒華斷斷續續的終於講明了她過來的原因,然後不敢看著美延又低下了頭

「所以,舒華今天得自己回家是嗎?」美延沒有接過舒華遞來的U盤便問道

「唔...恩」意想不到的問題讓舒華稍稍抬眼看了一下美延便回答

美延心裡想著,下次再請穗珍去吃烤肉謝謝她吧

然後一把握住舒華一直舉著U盤的右手,便拉著她離開學生會室

「那我們一起回家吧~」

舒華驚訝的抬頭看著美延,只見那人又像往常一樣笑眼瞇瞇的看著她

「唔...!! 妳、妳又不知道我家在哪!」舒華看著自己被握著的右手緊張的說道

「妳帶我去就知道了呀~」美延依然自顧自的牽著舒華走著

「我才不--」舒華正要反駁

「啊對了!舒華會餓嗎?我知道有一間很~好吃的巧克力蛋糕的店喔!要不要一起去,我請妳!」美延高興的轉過頭對舒華提議

「...」舒華看著美延,雖然語氣很高興的問著她,但臉上卻是露出那種可憐害怕被拒決的表情

「嗯..好吧」沒辦法只能答應她了不是嗎?




「呀!為什麼妳說要請我吃蛋糕,我都沒吃幾口就被妳吃完了啦!」此時的蛋糕店內傳出了一聲吼叫

「誰叫妳都不專心吃,怪誰呢~」美延吞下最後一口巧克力蛋糕,笑瞇瞇的說道

「妳是豬嗎!吃那麼多!吃完自己的香草還吃我的!」這時的舒華看起來又像以前一樣和美延吵鬧著

「還有妳是笨蛋嗎!吃的滿嘴都是...」很順手的拿起桌上的餐巾紙就要往美延的嘴角擦去

但發現自己此時的舉動而突然定格,迅速的把手收回

「妳、妳自己擦啦!」舒華說完,兩人都害羞的低下頭

「....」

「走吧~我們該回家了」美延先打破了沉默說著

「我先去結帳,不可以偷跑喔~」美延笑著先離開了座位

"哼哼!我才不是這種人呢" 舒華在心裡反駁道


「到了,我家在這」舒華停下腳步說

「嗯~那明天見囉!吶~這個給妳」美延說完,把手裡的一小盒子遞給舒華

「這是什麼?」舒華問

「巧克力蛋糕啊,不是抱怨自己都沒吃到嗎,吶~要好好專心吃喔!」美延溫柔的眼神看著舒華說著

「唔...謝、謝謝,我進去了」接過那盒小蛋糕,舒華準備進家門

「明天見,舒華」美延朝著舒華揮著手

「明天見,美延....學姐」舒華說





烤盤上的肉片正在滋滋作響,今天是假日烤肉店的客人絡繹不絕,店員也在各桌客人間忙碌的上菜著

「所以說妳跟舒華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穗珍放了一塊烤肉在生菜上問道

「唔...還能有什麼...不就妳看到的那樣嗎,打打鬧鬧的...」美延回

「嗯?是這樣嗎~那我就不說舒華最近老是找我問妳的事的這件事了~」穗珍說

「什、什麼?」美延驚訝的看著穗珍,而穗珍只是笑而不答

「拜託...」把一大塊剛烤好的肉放進穗珍的盤子,然後一臉誠懇的看著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問一些妳有的沒的的喜好而己」穗珍接著說

「看來~是有回應了吧?」穗珍問

「....」美延完全不明白

上次送舒華回家後,確實隔天的放學舒華又恢復了平常那樣會來學生會室等穗珍,也像平常那樣會跟自己打鬧了,一切就像恢復到之前一樣,但就是有種說不出的尷尬氛圍纏繞在兩人之間,美延認為是自己抱持著不一樣的感情才會這麼覺得,所以為了維持以往的相處模式便什麼也沒表明....難道,舒華也對她抱持著一樣的想法嗎?

「不不不...應該不是.....」美延甩著頭像是要甩掉自己的期望

「難道是嗎!?.....可是她對我的態度跟平常沒兩樣呀」然後又一臉無助的看著穗珍尋求解答

"妳個沒自信的姬姥,跟人學什麼談戀愛..."穗珍看著美延腦子裡吐嘈道

「唉...看來妳可能要多請我吃幾次烤肉了~」穗珍接著說

「告訴妳一件事,和舒華對演男主角的同學不能演戲了,需要找新的男主角」穗珍說

「蛤!?」美延還不明白

「學生會會長接演話劇社男主角一職,應該很有看頭吧~」穗珍回道

--//待續//--

(G)I-DLE 校園AU-5

「吶~穗珍吶,可以吃一口那個泡菜炒蛋嗎?」


「喔好阿,夾去吧」


「吶~穗珍,妳的炒豬肉看起來好好吃喔,分我一口?」


「吃吧~」


「吶~穗珍---」


「夠了大豬王! 妳不要再吃穗珍姐姐的便當了!」此時的學生會室裡突然發出了一句驚天怒吼,舒華快速的把穗珍的便當奪了過去,惡狠狠的盯著美延看


怎麼說也不能搶她愛人的料理,況且還是她最愛的炒豬肉


「唉..又來了又來了」夾在兩人之間的穗珍無言的扒了一口飯


「就只是吃一口嘛...」美延眼巴巴的盯著舒華看嘟囔著


「才不只一口! 妳剛不是說中午不想吃的嗎! 為什麼妳又湊過來!」舒華氣憤的說著


「看到妳吃的很香嘛! 幹麼那麼小氣!」美延反駁


「妳又沒準備午餐! 不準一直吃穗珍姐姐的便當! 」舒華說


「我哪有! 那我吃妳的~ 用巧克力跟妳換? 」美延說


「呃!..可惡...」舒華盯著美延手上的黑巧克力,心裡想著竟然被她發現了自己的喜好,還把它當成誘餌真是太卑鄙了


「夠了--」

穗珍把自已的便當從舒華那邊拿了回來,從自己的便當盒裡各夾了塊炒豬肉給舒華和美延


「趕快吃,快打鐘了,還有巧克力吃完飯才能吃,聽到沒?」

於是左右兩邊才又安靜下來吃飯,自從變成在學生會室吃飯開始,穗珍每天總是像帶幼兒園的導師般顧著兩個屁孩吃飯,要說多累就有多心累




「請坐吧~舒華^^」美延笑著幫舒華拉開椅子


明明上次被開玩笑還是氣沖沖的樣子,這個反差也太大了吧,舒華看著眼前這位態度180度大轉變的人有點不適應,肯定有詐!


但看到穗珍坐了下來,自己也只好跟著坐下了,美延到了她對面的座位也坐了下來


「還沒自我介紹呢~妳好舒華學妹,我是學生會會長,趙美延,很高興認識妳喔!」美延依舊是笑眼瞇瞇的看著她


「呃...很高興認識妳」舒華回覆著


「原來妳就是常和穗珍一起吃飯的朋友呀~她跟我說是朋友還以為是她的同班同學呢!竟然是小學妹阿~」美延說


「不是同年級就不能一起吃飯了嗎」舒華依然警戒著


「當然可以阿~不然明天開始就不要去那麼遠的後花園吃了,在學生會吃吧!我們一起吃吧~」美延說


「喂喂...這裡哪裡像飯廳了」穗珍也搞不懂現在的情形了


「今天這樣不是就很像了嗎^^來~舒華學妹,這些都可以吃的喔,請用~」說完,美延把那一大盤零食推向舒華


「....」舒華只是看了看眼前的零食又看了看對面笑眼瞇瞇的人感到奇怪而己


然後美延拿了一塊餅乾咬了一口沖她笑了笑,像是要證明這些都沒下毒可以安心食用一樣


什麼嘛,好像我會怕妳下毒? 於是舒華拿了顆巧克力一口塞進嘴裡


嗯~好吃!


果然還是巧克力最好吃了


於是在美延的各種提問和舒華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之下,之前的不愉快就好像沒發過一樣和平的渡過


「明天中午記得過來這裡吃飯喔~ 我會泡好喝的茶等妳們的~」美延跟舒華穗珍道別說著


穗珍撇了一眼舒華,看起來沒什麼意見


「記得把桌子整理好,我跟舒華就先回去囉~明天中午見」穗珍的眼神像是對著美延說,看在妳肯乖乖按時吃午飯的份上還有....,就讓妳任性一次吧,便帶著舒華準備離開


「嗯~我會的,明天再見囉~」美延揮揮手「舒華」


沒有說學妹,美延看著回頭看她的舒華揮著手


「再見」舒華看著她也揮了揮手





「好利害呀~這麼厚的台詞本妳都背完了阿,是天才吧!」美延說道


「那還用說,這次我是演女主角,台詞當然很多的阿」舒華表面上看不出來的得意,其實聽到美延的稱讚非常開心


最近除了中午時間舒華會跟穗珍一起到學生會室吃飯之外,下課後如果話劇社沒有預演或團練時她也會到學生會室來看劇本或小說,她自己的理由是要等穗珍一起放學,況且這邊還有好吃的零食在等她


「那妳一定能夠演的很好囉~預演的怎麼樣了呢?」美延一副饒有興趣的樣子看著舒華


「唔...因為演男主角的學姐還有參與熱舞社的表演不是天天有空能陪我對稿,所以...有時候就會像今天這樣不用一起排練」舒華說


「那不然~我陪舒華練習怎麼樣?」


因為只有一本劇本的關係,倆人比平時保持的距離變得更近了些,甚至頭都快貼到了一起,雖然舒華都背好了台詞,但為了讓美延了解要對的台詞在哪一段還是跟著一起看台詞本了


「就從這一段開始,唸到這一段就好了」舒華說


「好~那我先開始囉」美延說


「我在這座孤寂的森林裡生活了好幾個世紀一直在尋求解脫的方法呢」


「多虧了妳,方法我好像找到了。」美延讀著


「妳、妳為何又出現了,妳到底想從我這裡獲得什麼?」舒華開始投入到演技之中


「還是妳想對米妮做什麼!? 不行、請妳不要傷害她!我給妳我的血」舒華激動的請求著


這時美延面向舒華提起她的下頜,看著她說 「我不要妳的血....」


兩人的視線交錯,臉龐也越靠越近,美延慢慢的將台詞說出...


「我要....」





"嘩---"





「我結束囉,舒華」穗珍打開學生會室的門說道


「.....」


「...」


「..」


「.」


「哇唔! 今、今天就演到這吧,美延學姐謝謝妳陪我對稿!掰、掰掰!」

舒華趕緊把美延推開,然後快速的收拾劇本,往門口移動


「我、我們是在對稿!」一臉潮紅的看著穗珍說道


「我知道了~」穗珍先是笑了笑後回答


舒華先從門口離開了,穗珍看了看還在位子上發愣的美延,嘴角露出了微笑


「她剛剛還叫妳學姐了呢~希望我沒打擾到妳們」穗珍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說道


「啊..沒、沒事呢,我們只是太投入了...」美延無奈的笑道



--//待續//--


--------------------------------------------------------

感覺弄個呼應文會比較有趣XD






(G)I-DLE 吸血鬼AU-1




「啊!找到了!」

興高采烈的美延來到一叢樹莓前說著


美延為了尋找製作樹莓派的材料,從今早開始便從自家後方的森林尋覓了一個上午,終於在不知遍尋幾里的叢林裡發現了一叢樹莓


正當她欣喜的想趕緊摘取莓果時,手指粗心的被枝葉上的倒刺劃傷了


「噢!好痛」


美延快速抽回手,手指瞬間溢出一滴鮮艷的紅色


“那抹嫣紅像極了在清晨時逗留在綠葉上的露水,讓人垂涎”


美延還來不及查看傷口處是否還殘留倒刺,一股強勁的外力撞了過來,迫使她吃痛的背靠著樹幹


「你、你要幹嘛!」


她看不清眼前躲在帽兜裡的人的面貌,對方卻硬生生的把她壓在樹幹前準備撲向她,過於強大的力量讓她無法反抗,美延只好抱著絕望閉上了雙眼


然而除了被壓制的雙肩之外,身體沒有受到其他任何的碰觸,美延睜開雙眼看向對方,終於看見了對方的面容


她有一雙閃耀的金色瞳孔,即使在幽暗的森林之中,那張過於蒼白的臉還是如此清晰,鮮紅的嘴唇半開像是想說些什麼,想讀出她嘴裡的話卻只見那明顯的兩顆犬齒


「閉嘴!」


對方像是知道她下一步準備放聲尖叫一樣的先發制人,於是美延只是張大了嘴做出了無聲尖叫的口型


「妳是誰?」對方問道


美延相當不解,這應該是她現在最想問的,但眼前這個應該就是傳說中叫吸血鬼的生物正壓制著她盤問著


「美、美延」


對方依舊把她壓著,臉上露出一絲不解,並開口說了這些話


「我不是問這個」


「為什麼…」


「這麼香甜的味道」


「我卻不想吸妳的血?」


來不及思考對方的質問,突然被鬆開了肩上的力量,讓美延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再來便聽到遠處的聲音


「美延阿~~~ 妳在這嗎?」米妮喊著翻開了一叢樹叢


「原來妳在這啊!坐在地上幹嘛啊妳,找到樹莓了沒?」米妮問


「我…啊!妳快走!我遇到——」美延轉過頭已是空無一人


「蛤?遇到啥?啊~~那不是樹莓嗎」米妮說


「別採了!我們快走」美延焦急的說


「說什麼話阿!不是都找了一個上午了,還不趕緊採一些」米妮繼續採著樹莓


美延一直在催促著米妮離開,她害怕吸血鬼會再度出現,也怕米妮不相信她說的話不知道如何開口,但直到米妮採完樹莓帶著她離開森林兩人都相安無事


「美延妳今天真是奇怪,不舒服嗎?怎麼總是緊張兮兮的啊」


「呵…呵,可能今天走了太久的路吧…我太累了」美延回道


「那趕快進去休息吧!派就讓我來做吧」米妮說著便跟美延一同進入了她們的木製小屋


這時一雙閃亮銳利的雙眼在樹木後方一閃而過,便消失在幽暗的森林之中。


--//待續//--


-----------------------------------------------------------------

孩子們如果再繼續製造新的concept的話,我的坑就要填不完了😂


(G)I-DLE 校園AU-4


​「我不要」舒華雙手交握在胸前說著

「理由?」穗珍挑起了一邊眉毛

「我才不要再踏入學生會室半步,那裡太危險了!」舒華激動的說著

看著穗珍依舊是挑著眉看她,覺得有點可怕

「我是說...雖然上次我是有點開玩笑開過頭了,但、但是那天妳也看到了吧! 她多過份呀,對我做出那種事,這算是扯平了!我才不去道歉呢!」像是想到了那日發生的事,舒華臉上微微氾起了一層粉紅

現在換穗珍把雙手交握在胸前,清了清喉嚨

「咳咳! 因為呢~那天會長不是絆倒了嗎,她踢到了電腦的電源線,所以紀錄著滿滿各社團發表會的成員單冊的檔案在還未存檔的情況下,電腦就被終斷電源了,而那天本來就還有很多事尚未處理,舒華也答應我要幫忙結果卻跑走了,就剩我和會長花了更~~長的時間在處理後續,而這好像就因為舒華的小玩笑造成的呢^^」

不帶面色一口氣說完整段話速度還不減,舒華內心讚嘆果然她的穗珍姐姐跟了個rapper當同桌技巧也學上了

「我只是..只是、只是不知道事情會變得這麼嚴重....」無話可說的舒華,低著頭像個受媽媽訓的小孩

「唉...不逼妳道歉,但,妳還是得跟我去一趟學生會室,妳們肯定有什麼誤會了,必需講清楚,跟我走吧!」穗珍難得一回強勢拽著葉舒華的手往學生會室前進。


「告.訴.我!她的名字!」美延的瞳孔裡像是燃燒著熊熊火焰

「妳......妳不會真的要用會長權力懲處她吧」穗珍不太理解美延現在瞳孔裡散發出的光芒是哪種訊號

「當然不是!我只是想接近...不是、是認識她!」美延說完一臉認真

「...」

「..」

「.」

「喜歡上了?」

「對!」

「啊不是!我只是覺得她很有趣,對!就是這樣」

穗珍轉了一圈眼睛,想了想,嘆了口氣

「唉...我會把她帶過來一趟,妳們有話坐下來再好好說。」說完穗珍便打算離開學生會室

「等等!」美延急喊道

「....」穗珍回頭

「妳有她的照片嗎?」美延問。


"臭下巴、下巴超人、下巴富人、下巴堆土機,最好這次見完面永遠不要再見面!"

舒華現在的腦子裡只是邊碎唸著,邊被穗珍拉著手通往學生會室的路上

「我到了」到了學生會室的門口,穗珍敲了下門便打開

「呃!」穗珍被眼前的景象嚇到

原本只有文書資料的辦公桌上,中間放了一大盤餅乾、糖果、巧克力,還有室內現在充滿著水果茶的香味

「請進~」剛倒好一杯水果茶的美延,笑眼瞇瞇的看著門口的兩位

被看著的兩位頭上掛滿著三條線

「我說...她不會是要對我下毒吧」舒華稍稍的在穗珍耳邊說道

穗珍又翻了個白眼,便拉著舒華進了學生會室

--//待續//-- ​​​

[(G)I-DLE女巫AU ] 方塊鎮 (卷餅)

"師父,我們什麼時候要出發前往HANN呀?"雨琦對著正在認真選購軟糖的昭妍提問道


自從在Produce 101賽季上,看見了決賽上昭妍卓越的魔法對決,雨琦便固執且自信的認定了要昭妍收自己為徒,對還是剛成年二十歲的全昭妍而言,自己都還未參加正式的魔競比賽取得魔法師資格,這時候就收了這麼一個徒弟實在沒什麼實感,不過,人人都聽說過在最大的業餘競賽中,有一位怪物級魔法新芽憑藉一擊完美咒語瞬間撂倒對手的這種傳聞。


"在去HANN之前,我得先帶妳去一個地方,跟我來吧"


"其實我這次來這裡並非只是為了收服龍魔使而已"昭妍說


"咦!? 那還有什麼事要做的嗎,師父?"雨琦回


"到了,就是這裡"昭妍說


"這個...這是一座鐘塔?"雨琦說


二人面前是一座豎立的米白色鐘塔,鐘塔建築中央簍空的位置有一個巨大的銅鐘之外,鐘塔的頂端還有一個不斷旋轉的藍色立方體


她們走進鐘塔裡,向上看可以看見壯觀的巨大齒輪正在運作著,裡面就像一般的鐘塔般別無二致


"師父..我們進來鐘塔是要做什麼?"雨琦滿是疑問的說道


"這裡是方塊鎮的根源,也是前身"昭妍說


"鐘...塔嗎?"雨琦問


"方塊鎮,其實也是個魔法都市。"昭妍回覆了雨琦


"欸!?真的嗎?"雨琦驚訝說


"對啊...說來話長"昭妍回


-為什麼身為魔女就無法擁有正常的人生?

--我們一樣是人,一樣呼吸著生存著在這片大地之上

---我們的城市不該如此封閉,也能和一般人一同生活著!


當時身為方塊鎮魔法工會理事之一的金泫雅,也是這個都市裡最傑出的魔法師代表之一,她提倡魔法之都不應該自閉門戶只提供魔法師生活,法師需被世人所了解並非是一個孤傲冷漠的群體,並能與一般人正常的處事生活著


"妳的提議是不可行的!我們的魔法不是為了服務那些貪婪的凡人"理事會長說


"人都是一樣的,有好人就有壞人,不應該用身份去區分吧!"泫雅回


"但你的提議在工會裡占多數人是反對的,若妳真要一意孤行,那我們將不承認妳是工會理事一職!"理事會長嚴肅說著


"況且泫雅小姐,妳會這麼堅持都市改革,還不是為了能與你的凡人小男友一同生活嗎?"理事會長看似帶著嘲諷說道


在無人願意改變和支持的情況下,泫雅一度灰心想就此離開都市,獨自離去另尋它鄉,反正做為魔法師的特權與便利她是如此的不屑一顧


就在這期間,都市卻遭遇了龍魔使的侵襲--



都市並非是遭受到破壞,而是因為龍魔使的吹哨全面陷入了迷幻魔境之中

法師們開始出現了沉醉在自我美好的幻想之中無法脫離徵兆,都市的運作一度停擺,工會理事們也都束手無策,身為前理事的泫雅也已經離去,於是理事會決定放棄這座城市離去


"那這座城市後來怎麼樣了?龍魔使不是住在HANN的嗎?"雨琦不解問道


"不,HANN一開始其實也是城市的範圍之一"昭妍回


泫雅知道了城市淪陷的事情,她返回城市並運用了自己強大的法力封印了龍魔使,而當初對戰封印的地方已是不毛之地,也就是現今的HANN了

都市的人們恢復正常,只是有半數的人已隨著理事會離去

剩下來的法師們,因為泫雅的幫助下得已解脫

她們希望泫雅能繼續留下來帶領大家維持城市的運作


"而這就是為什麼,這個鎮如此待見魔法師了"


"這裡就是泫雅前軰希望看見的一座城市"昭妍回


"哇...竟然有這麼一段故事..等等!你說前軰!?"雨琦問


"我也是在這個方塊鎮出身的阿"昭妍回--


//待續//

--------------------------------------------------------------------

承接故事的一篇過渡章~

之後可能隨著劇情還是會以樹莓CP為主


[(G)I-DLE 女巫AU ] 是舒華唷!(樹莓cp ft.卷餅)


當作為項圈的媒介順利的扣住了小貓的頸部時

美延頓時睜亮了雙眼開心的露齒微笑


居然沒有被拒絕!


“欸?欸--欸! 別跑阿咻咻!”小貓突然地往外逃走,美延緊張的喊著


舒華回過神時,項圈已經牢牢的扣在自己的頸部了,當下是有些不知所措,所以便選擇逃跑


“為-為什麼拿不下來…”舒華使出渾身解數想解開項圈急喊著

但是還是沒有辦法掙脫掉項圈,她著急的在地上掙扎打滾


“欸?!師父你看,那是……魔…獸?”雨琦說


“嗯?真是稀奇,這裡竟然會有幻獸人出沒”昭妍說


“幻獸…人?”雨琦問


“有辦法幻化成各種動魔物的族群,只是這一位~可能對咒語還未運用純熟吧”昭妍說道


要遇到幻獸人基本上是非常困難的事,主要原因是出村的獸人基本都能靈活擅長運用幻術,偽裝成動魔物簡直一流,你根本察覺不了


“看來是被自己的咒語束縛了”昭妍說


“欸-- 那師父你要不幫幫它吧”雨琦說


“我想想…貓的幻術解除咒是……”昭妍轉了下眼珠說著


“葉舒 · 嘞哦嘞哦嘞哦”昭妍對著小貓說出解除咒


於是舒華變回了人形


“哇~是個妹子”雨琦驚訝道


“嗬!妳…妳們是誰!怎麼知道我是幻獸人的”舒華說


“妳一直在地上痛苦掙扎叫個不停,怎麼看都不像一隻正常的貓阿”昭妍汗顏道


“好吧…既然妳懂解除咒,那快把我脖子上的項圈解開!”舒華說


“項圈怎麼了?”昭妍問


“有個愚蠢的魔女把我當成魔獸收服了,這個…這個項圈似乎是締結媒介,我解不開……”舒華羞憤的說道


“這個我可就沒辦法了~”昭妍回


“為什麼!”舒華著急喊道


“魔女要能與魔物締結契約並非靠單方面或魔力壓制能夠辦到的,而是在雙方都認同的情況之下,契約才有辦法生效,所以這不是一個能夠隨便被第三者破除的魔咒”昭妍解釋道


“那…那怎麼辦,我要一輩子帶著這個傻B項圈嗎”舒華搖頭哀嚎著


“只要找和妳締結契約的魔女叫她幫妳解除就可以了阿~”昭妍說


舒華聽到昭妍說的話後,便立刻從地上彈起

“啊對!沒錯!我要去找那個笨蛋把這個鬼東西拆掉!”舒華憤憤說道便快速的離開了


“真是奇怪的人…沒想到還有辦法能跟幻獸人締結契約的啊”雨琦說


“這種情況可能比發現一隻幻獸人還稀奇了…”昭妍回


無語的師徒二人看著跑走的舒華默默調侃道


而此時,急忙衝回麵包店的舒華,顧不得自己已經不是貓型態的樣子便直直殺進了麵包店


“大豬王!快把這個東西從我脖子上拆了”舒華快速的來到美延面前狠盯著她喊道


“呃……蛤?”美延疑問


一時還反應不過來,還在煩惱剛剛在締結時是否真的成功了的美延,突然有個漂亮的女孩衝了進來,便筆直的朝她走來,雙手大力的拍上櫃臺並對她說出那些話


“摁!快!”舒華怒視的臉離美延越來越近


“我……”美延還搞不清狀況,不過被這麼近的盯著變的有點害羞


正當美延想錯開對視的雙眼想要隱藏害羞時,她瞄到了舒華脖子上的項圈,那個自己特地去挑選花紋及配色,還有吊牌上的刻字


“Shu…ShuShu?” 美延不可思議的重新對上面前的雙眼


“什麼ShuShu!我是舒華!舒-華!”舒華不耐煩的回覆道--


//待續//


-----------------------------------------------------------------------------

最近把興趣轉移到影片剪輯上了,估計就是無聊會再寫一點😋


[(G)I-DLE 女巫AU ] ShuShu 收服!(碎花&樹莓cp)

自從上次餓昏在Cherries餐廳外,穗珍施捨小黑貓食物吃後,舒華便天天到穗珍的餐廳裡報到了
而穗珍也像是有默契般的,在自己吃飯的時後多準備了些小貓的食物,兩人就這樣莫名的成為飯友

“諾~你的最愛炒豬肉,啊~”穗珍習慣的叉了一塊豬肉遞到小貓面前

“阿~~嗯!”舒華毫不猶豫的張嘴吃下

別問為什麼這隻貓如此聰明人性化,反正穗珍不問,貓不自覺,這般默契的一直維持著這個秘密

“穗珍姐姐做的菜最~~好吃了!”舒華滿足的用頭蹭著在洗碗的穗珍胳膊

“走開~你再過來小心毛都要濕了喔~”穗珍隱隱帶著微笑說道

舒華無所謂的繼續黏在穗珍旁邊,
這隻過分黏著自己的“貓”,總喜歡蹭著自己喵喵叫撒嬌,穗珍之前一度覺得會不會變回人的他其實是個老色鬼

“啊啊~煩人啊,真是個黏人精”穗珍抱怨道

雖然講出口的話如此直接,但露出一臉無奈又寵溺的笑容已經出賣了這位紅髮人兒。

“緞帶要配上我喜歡的綠色,嗯~墨綠色好了”
“然後金色的吊牌跟鈴鐺~”
美延正在飾品店選購要製作的材料,她挑選好材料後便走向櫃臺
“老闆,我需要在這個吊牌上刻字”美延說
“好的,沒問題,請問要刻上什麼字?”老闆問
“嗯~就 ShuShu 吧!”美延思考了一下回道
“小姐家的寵物名字真是可愛呢~”老闆稱讚道
“是吧!我也覺得那隻頑皮鬼很可愛吶~”美延笑說著

興高采烈的帶著在飾品店製作好的項圈回來,美延看著自己設計的項圈沾沾自喜,然後一臉真誠的低下頭雙手交握

“我把這份期望與喜愛注入於此,請與我並肩同行,我將賦予你魔力”美延低著頭對著項圈默念

她選了項圈作為締結契約用的媒介,她必須每天都對著媒介默念,直到媒介充滿魔力以前

舒華總是在穗珍那吃飽後,隔三差五的跑去麵包店找美延麻煩,像是在廚房裡亂搗已經不止一二次了,套句舒華的解釋
「身為這個鎮上的大姐大,我必須確保她沒有在這製造生化武器!」
又或是趁著美延打瞌睡時在她臉上畫豬鼻子,然後看到草莓醬不順眼就打翻它,盡管舒華做了那麼多惡作劇,美延雖然一開始都是很生氣的,但是只要看到那隻被自己抓到頸子逃不了,就開始喵喵喵個不停的小貓,就像是在跟自己爭辯一樣,莫名的又覺得好可愛

“莫拉古?呵呵到底在說什麼阿~真是可愛死了”美延又抱著舒華想要親親

“啊!!討厭死了,不要每次抓到我就想親我!”舒華用她的兩支貓掌奮力抵抗著

“吶~咻咻呀,我是真的好希望能知道你在說什麼呢”美延看著舒華微笑道

唔…自己變成動物之後也有一段時間了,穗珍雖然都照顧自己吃飯,但是基本上是個不多話的人,其實最近也希望有誰能跟自己聊聊的

“請讓我--” 從身後拿出項圈

“成為你的” 圍上舒華的頸部

“主人吧” 喀-- 項圈的扣環扣住了

“!!,嗯?”

此時發愣的舒華聽到扣環聲才意識到自己就這樣成了美延的魔寵--

//待續//

----------------------------------------------------------------
本來是想快速帶完收服環節緊接之後的劇情的,但是遇到大三角就私心寫的太多了😂